战败了!

上一篇:先贤们

购书

他们谈得很投机。这顿在日本餐馆的午饭,他们按法国人的习惯吃了三个小时。孟教授担心伊莎贝尔错过了她想听的讲座。她说下午没什么特别想听的。或者说已经听过了——好久没听到他刚才那么有趣的一席话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老实说,我还从没对谁说过这些呢。”

看伊莎贝尔没心思去会场,孟教授建议她去海边。

“只在岸边走走,不必打湿脚趾……”

伊莎贝尔说的确诱人。两人于是离开餐馆,去了海边。

时间是十月,海水很凉。多数人躺在沙滩上,或者在码头上散步。也有身着紧身衣的冲浪好手出没在波浪之间。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走上了木板铺成的码头。伊莎贝尔感兴趣地望着海滩、码头两侧的小店铺,还有四周悠...

在杂货铺

上一篇:女王

购书

孟教授顺着主街走到底,又回过头,拉开一家杂货铺的门。以前来英国,他曾经在杂货铺买到过可口的三明治。这次找到了,也好打发一顿晚餐。但开门时,仿佛戏台上突然改换场景,这间普通的小铺子,连同那些货架和收银台,都变得新鲜而神秘了。一张收银台空着,另一张旁边立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女郎,头戴一顶蓝色针织帽。她把头转向他时,她的四分之三侧影——平顺的脸,微张的嘴唇——孟教授非常眼熟。但他不记得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位姑娘。他在货架之间找三明治,不时又和她对视。她的目光初看全是他熟悉的学生的单纯,细看又有一种经历世事之后的忧郁。

孟教授觉得不仅熟悉她的面相,也熟悉她的生活。从学校出来,就站在这...

女王

上一篇:朋友

购书

“刚碰面,你又要走了!”一天的报告结束后,孟教授对严教授说。严教授明天一大早在牛津大学有个讲座,今晚就得启程。两人决定吃顿便饭,以慰藉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的心情。他们顺着镇上那条狭窄的主街找餐馆。两人都说来英国多次了,却很少上这样的小镇,街道和民风别具一格。孟教授提起他昨天参观过的古堡。严教授也感兴趣,可惜行程太紧。

“不如真去看看吧,”孟教授建议道,“今天的报告结束早,还有时间。”

严教授犹豫着。一边是古堡的废墟矗立在夕阳下;另一边是传统的英国酒馆,他和老朋友侃侃而谈。但他们多年的交情,不差眼前的一杯酒。于是古堡战胜了酒馆。在路边一个小店,严教授买了点特色食...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