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女人不寻常

上一篇: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图: @不三俗 

孟教授的讲座比预想的要好。听众都很礼貌。晚餐也没有那样难堪,虽然聊的都是老话题。他辞别了东道主,回到旅馆。见到黛安,一看脸色,就知道面试很顺利。孟教授为她高兴,问她经历如何,又一起总结了经验。这天便过去了。

第二天,他们按计划逛了旧金山各处。他们漫步在起伏不平的唐人街,光临了一个个紧凑而整洁的店铺。在一家小饰品店,孟教授给黛安买了一只塑料狐狸,可以别在外衣上。

“你选了狐狸,是说我狡猾?”黛安问他。她脸上露出了女人收到首饰时千篇一律的喜悦。看她这么高兴,孟教授有点后悔,应该选贵重些的,比如说戒指或项链。

此后黛安兴致更高...

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上一篇:战败了!

购书

孟教授以为黛安对自己的研究没兴趣,也不知道进展如何。但他错了。哪怕他擅长掩饰,照旧奉承黛安,他的欢喜和失望她都能一眼看出。她带着担心和怜悯,看着他的脸色从喜悦变为疲惫,从希望变为绝望。她印象最深的,是那天她不请自来,在客厅见到他的一幕。请她进门时,他的微笑如此凄凉,仿佛战败的骑士在弥留之际与公主见最后一面。她一时不慎,像往常一样问他研究的进展。他说失误了,没得出任何成果。他的语气平淡中带着傲慢,意思是他决不掩饰自己的无能,但谁也没有资格鄙视他。他随即收拾了沙发椅旁边厚厚的一叠稿纸,把它们全数扔进了回收箱。

“等一等,”黛安说,“你辛苦了那么久——”

“都是废纸。...

战败了!

上一篇:先贤们

购书

他们谈得很投机。这顿在日本餐馆的午饭,他们按法国人的习惯吃了三个小时。孟教授担心伊莎贝尔错过了她想听的讲座。她说下午没什么特别想听的。或者说已经听过了——好久没听到他刚才那么有趣的一席话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老实说,我还从没对谁说过这些呢。”

看伊莎贝尔没心思去会场,孟教授建议她去海边。

“只在岸边走走,不必打湿脚趾……”

伊莎贝尔说的确诱人。两人于是离开餐馆,去了海边。

时间是十月,海水很凉。多数人躺在沙滩上,或者在码头上散步。也有身着紧身衣的冲浪好手出没在波浪之间。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走上了木板铺成的码头。伊莎贝尔感兴趣地望着海滩、码头两侧的小店铺,还有四周悠...

伊莎贝尔

上一篇:唐璜?

购书

今天的报告人三十出头。她圆脸,栗色头发,有一双大而聪明的眼睛。孟教授觉得她面相可爱,举止又成熟。她讲述小津的艺术,声音轻柔,带点法国式的咬舌,他尤其着迷。不过她的理解不尽与他相同。她仿佛在特意制造新奇的见解,对一些枝节分析过多,几乎忽略了电影最明显的特色。讲座结束后,有听众问了一个串联了若干生僻词句、显得很专业的问题。报告人回答了。然后孟教授也问了个问题。他说既然电影讲的是父亲嫁女儿的故事,为什么那位丈夫从没露面——不仅本片如此,小津的名作《晚春》也是这样处理的。导演难道是说,把女儿随便嫁个人,父亲的责任就了结了?如果那人酗酒,赌博,是色情狂,还有暴力倾向,怎么办?报...

秋刀鱼的滋味

上一篇:我像个孕妇

购书

从英国回来,参加了几个委员会的会议之后,孟教授和一个博士生碰了面。他们本来每周见面,因为孟教授出国,错过了一个星期。这次见面,学生汇报了两周的研究进展,谈了他的新想法,也问了许多问题。孟教授觉得他很想毕业,也自认为博士论文不错,只是不知道导师是否欣赏。他迫切地想知道孟教授的意见,孟教授却没法给他,因为还没细读过论文。关于他的新想法,孟教授说挺有意思,但当务之急是写论文。写论文所费时间之多,是沉迷于研究的细节当中的博士生经常没考虑到的。新想法可以放一放。

这位学生一直是个麻烦。他性格高傲,难以调教,几位教授尝试后都敬而远之。因为理论课成绩还好,问孟教授可否接纳。孟...

珍珠耳坠

上一篇:在酒馆

此后在酒馆说过什么,见过谁,孟教授都印象模糊。他也不记得第二天报告做得怎么样。他知道去过会场,因为他记得匆匆从会场出来,连自己时段的报告都没听完。即使在会场,他也只是在考虑种种和玛丽约会的借口。那些幼稚的借口她竟然都接受了。

“好啊,我下午有空,可以带你去古堡。”

“真的吗,不会太耽误你的时间?”

“不会的。我也好久没去了。而且教授你要走了,时间宝贵。”

玛丽肯定明白,他在意的不是观光,而是她。她何必迁就他,温和地对待他?她年轻,漂亮,应该不缺追求者。而他不过是一个过客,一个年纪不相称的外乡人。她把我当成了一个形影相吊的鳏夫,孟教授想。他觉得自己骗了她。可怜的女孩!...

在酒馆

上一篇:今夕何夕

购书

半小时后,一个招牌上印着三只皇冠的酒馆门口,跌跌撞撞飘来了一顶小黑伞。伞下的两个人一边快步走,一边尽量把伞让给对方,结果都让突如其来的雨淋湿了。那伞是玛丽随身带的。

他们在酒馆落了座。两个人都笑着看着对方,仿佛刚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。啤酒摆上来了。玛丽持起酒杯喝了一口说:

“没想到,竟然跟一位教授坐在一起。而且是在酒馆!”

她能感到对面这位新相识的目光,带着明显的仰慕,不时停在她脸上。而她意识到与他对视的时候,他又把目光压下去,盯着桌子和酒杯。他的仰慕当中没有躁动、粗鲁,或者贪婪,而是含着一种平静,让她捉摸不透。

孟教授想告诉她,说她像戴珍珠耳坠的女孩。但...

今夕何夕

上一篇:在杂货铺

购书

是哪位巨人创造了你,给了你这张迷人的脸;又是哪位马虎的神灵,把你随意扔进这个岛国,这座小镇,这家铺子?是哪位巫师把你藏了起来,为什么赫尔墨斯扰乱了我的行踪,不让我昨天见到你?

孟教授回到旅馆,吃了块三明治,枯坐在电脑前。他觉得过去的两天简直是虚度了。不仅如此,明天归他做报告,所以必须去会场。为礼貌起见,至少要呆到自己报告的那个时段结束。所以明天半天的时间也将虚度。明天之后再过两天,他将坐上那架可恨的飞机,离开这个镇子。到了加州,坐在身边的不会是玛丽,而是同事和学生;他捧着端详的也不会是玛丽的脸,而是委员会的日程表。原来,他从五千英里之外飞过来,浪费了能源,污染了环...

在杂货铺

上一篇:女王

购书

孟教授顺着主街走到底,又回过头,拉开一家杂货铺的门。以前来英国,他曾经在杂货铺买到过可口的三明治。这次找到了,也好打发一顿晚餐。但开门时,仿佛戏台上突然改换场景,这间普通的小铺子,连同那些货架和收银台,都变得新鲜而神秘了。一张收银台空着,另一张旁边立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女郎,头戴一顶蓝色针织帽。她把头转向他时,她的四分之三侧影——平顺的脸,微张的嘴唇——孟教授非常眼熟。但他不记得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位姑娘。他在货架之间找三明治,不时又和她对视。她的目光初看全是他熟悉的学生的单纯,细看又有一种经历世事之后的忧郁。

孟教授觉得不仅熟悉她的面相,也熟悉她的生活。从学校出来,就站在这...

女王

上一篇:朋友

购书

“刚碰面,你又要走了!”一天的报告结束后,孟教授对严教授说。严教授明天一大早在牛津大学有个讲座,今晚就得启程。两人决定吃顿便饭,以慰藉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的心情。他们顺着镇上那条狭窄的主街找餐馆。两人都说来英国多次了,却很少上这样的小镇,街道和民风别具一格。孟教授提起他昨天参观过的古堡。严教授也感兴趣,可惜行程太紧。

“不如真去看看吧,”孟教授建议道,“今天的报告结束早,还有时间。”

严教授犹豫着。一边是古堡的废墟矗立在夕阳下;另一边是传统的英国酒馆,他和老朋友侃侃而谈。但他们多年的交情,不差眼前的一杯酒。于是古堡战胜了酒馆。在路边一个小店,严教授买了点特色食...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