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小说,谢谢支持。

婚礼

上一篇:黛安的选择

孟教授说他愿意随着黛安的工作,搬到东海岸。他的确考虑过,发话时也是诚心的。但过后一想,此事有个令他羞辱的麻烦。教授因为所爱的学生换工作,这是有先例的。孟教授的学科有位声名显赫的前辈,当年爱上了自己的博士生,就传出话,说哪个学校愿意聘请他的恋人为助理教授,他就去那里。他最后去了一所长青藤名校。孟教授如果能去一个和目前的系水平相当,而且同样友善的地方,他会毫不犹豫。问题是,有了黛安的工作地点的限制,这样的学校未定能聘用他。当然,也有比目前的系声望稍差的,孟教授自信可以被聘用。可是声望越差,可厌的人和事就越多,他又受不了。因为自己声望不够,不能随性和黛安在一起,这是孟教授细想之...

黛安的选择

上一篇:这个女人不寻常

这次面试之后,黛安又去过几次面试(孟教授没法陪她,因为要教课),接连被两家公司录取了。她想马上告诉孟教授,又怕过分高兴显得孩子气,所以给他发了封短邮件,请他吃饭。她要通报一个小消息,另外想征求一点意见。孟教授反过来请她到家里吃饭。

一进门黛安就发现,孟教授早猜到了是什么消息。他指着她腋下的文件夹说:“这是录取通知?恭喜。”他准备了一顿便饭——海鲜通心粉配意大利气泡酒——聊作庆贺。孟教授没有猜到的,是通知书不止一份。他说真了不得,他很嫉妒。两人吃了饭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孟教授一手拿着气泡酒,一手接过黛安的通知书。他仔细读了一阵。

黛安的直觉是,孟教授对她的面试、工作...

战败了!

上一篇:先贤们

购书

他们谈得很投机。这顿在日本餐馆的午饭,他们按法国人的习惯吃了三个小时。孟教授担心伊莎贝尔错过了她想听的讲座。她说下午没什么特别想听的。或者说已经听过了——好久没听到他刚才那么有趣的一席话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老实说,我还从没对谁说过这些呢。”

看伊莎贝尔没心思去会场,孟教授建议她去海边。

“只在岸边走走,不必打湿脚趾……”

伊莎贝尔说的确诱人。两人于是离开餐馆,去了海边。

时间是十月,海水很凉。多数人躺在沙滩上,或者在码头上散步。也有身着紧身衣的冲浪好手出没在波浪之间。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走上了木板铺成的码头。伊莎贝尔感兴趣地望着海滩、码头两侧的小店铺,还有四周悠...

该用慢镜头的时刻

上一篇:伊莎贝尔

购书

孟教授为伊莎贝尔倒了一些清酒,对她说:

“既然你想听,我就大言不惭了。《秋刀鱼的滋味》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细节之精致,连小津电影里都少见。当然,你喜欢的《东京故事》也极好。你讲座当中提到,笠智众的表情、步态在几个关键场面都非常精到。一个极小的动作蕴含了很深的感情——你不介意我说话太多吧?”

伊莎贝尔说她很感兴趣。“别人总说我是个好听众。”

“我可以补充一点:即使在不关键的场面,他的细节也是出神入化的。你要我举个例子?比如说,笠智众第一次上那家酒馆——就像我们这家——碰到吧台那位可爱的女郎,他的表情你肯定注意到了。那时,女郎有点像他过世的妻子,这件事还没有交代。观...

我像个孕妇

上一篇:教授,这一套怎么样?

购书

孟教授如愿和黛安在一起了。他们每周见面,有时一起吃饭,有时去海边,有时她呆在他的卧室,懒散地读一本他推荐的书。有时她约他去公共图书馆,又躲着不见,任他在层叠的书架之间找她。孟教授越来越离不开黛安了。如果她乐意,他想天天在一起,但她有意保持距离,他也不勉强。

黛安不在身边时,他专注于研究,而且越来越沉浸其中。他吃饭无定时,常常面带菜色飞车赶往他喜欢的餐馆。他喝起咖啡来像巴尔扎克。若不是要见黛安,这位一向整洁的绅士甚至不刮胡子。出门买点必需品,他会忘了向收银员打招呼。

除了研究,他心里只有黛安。进展顺利时,他舒心,想带她去海边;进展不顺时,他孤独,想把头...

黛安

上一篇: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

图: @妄想的聚变反应堆 


尽管面相稚嫩,举止也调皮,黛安从小到大都很理智。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能准确判断自己的位置,所以在各种情况下——不论是关于学业还是人际关系——都应对得体。刚上大学时,她和其他同学一样,逃课,聚会,参加各种社团,为考试发愁,也谈过男朋友。第一个学期一切都新鲜,第二个学期就少了狂热。这也在她意料之中。她不时有些新的爱好或者体验。但与别人不同,她从不花过多的精力。她对这些爱好和体验,就像对她的鞋子一样,穿上时慎重选择,必要时也可以换一双。唯有学业不敢马虎。从大二开始,她就有计划地多选了一些课,如今甚至可以提前毕业。她想...

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

上一篇:教授家的午餐

购书

黛安朦胧醒来,习惯性地摸向床头的台灯。两次伸手没碰到,她完全睁开眼睛,这才不无惊奇地发现,不仅台灯,整个房间都变了样。天花板比她熟悉的那个要高,墙壁是另一种颜色。透过淡黄色的窗帘,清晨的微光洒在窗下那张灰蓝色的贵妃椅上。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宿舍,而是在孟教授的卧室;她记起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,每一件都不可思议:他们的午餐、电影、在这间卧室的一幕,以及此后的亲密。仿佛爱丽丝的漫游,黛安想,孟教授书架上也有这本书。从下午到晚上,又到此刻,她一直呆在他家里。她在教授的床上,在他床上过了一夜!

她小心地转过头,想看看情人睡着的模样。但床的另一侧是空的。孟教授不知所踪。这件...

在杂货铺

上一篇:女王

购书

孟教授顺着主街走到底,又回过头,拉开一家杂货铺的门。以前来英国,他曾经在杂货铺买到过可口的三明治。这次找到了,也好打发一顿晚餐。但开门时,仿佛戏台上突然改换场景,这间普通的小铺子,连同那些货架和收银台,都变得新鲜而神秘了。一张收银台空着,另一张旁边立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女郎,头戴一顶蓝色针织帽。她把头转向他时,她的四分之三侧影——平顺的脸,微张的嘴唇——孟教授非常眼熟。但他不记得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位姑娘。他在货架之间找三明治,不时又和她对视。她的目光初看全是他熟悉的学生的单纯,细看又有一种经历世事之后的忧郁。

孟教授觉得不仅熟悉她的面相,也熟悉她的生活。从学校出来,就站在这...

女王

上一篇:朋友

购书

“刚碰面,你又要走了!”一天的报告结束后,孟教授对严教授说。严教授明天一大早在牛津大学有个讲座,今晚就得启程。两人决定吃顿便饭,以慰藉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的心情。他们顺着镇上那条狭窄的主街找餐馆。两人都说来英国多次了,却很少上这样的小镇,街道和民风别具一格。孟教授提起他昨天参观过的古堡。严教授也感兴趣,可惜行程太紧。

“不如真去看看吧,”孟教授建议道,“今天的报告结束早,还有时间。”

严教授犹豫着。一边是古堡的废墟矗立在夕阳下;另一边是传统的英国酒馆,他和老朋友侃侃而谈。但他们多年的交情,不差眼前的一杯酒。于是古堡战胜了酒馆。在路边一个小店,严教授买了点特色食...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