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礼

上一篇:黛安的选择

孟教授说他愿意随着黛安的工作,搬到东海岸。他的确考虑过,发话时也是诚心的。但过后一想,此事有个令他羞辱的麻烦。教授因为所爱的学生换工作,这是有先例的。孟教授的学科有位声名显赫的前辈,当年爱上了自己的博士生,就传出话,说哪个学校愿意聘请他的恋人为助理教授,他就去那里。他最后去了一所长青藤名校。孟教授如果能去一个和目前的系水平相当,而且同样友善的地方,他会毫不犹豫。问题是,有了黛安的工作地点的限制,这样的学校未定能聘用他。当然,也有比目前的系声望稍差的,孟教授自信可以被聘用。可是声望越差,可厌的人和事就越多,他又受不了。因为自己声望不够,不能随性和黛安在一起,这是孟教授细想之...

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上一篇:战败了!

购书

孟教授以为黛安对自己的研究没兴趣,也不知道进展如何。但他错了。哪怕他擅长掩饰,照旧奉承黛安,他的欢喜和失望她都能一眼看出。她带着担心和怜悯,看着他的脸色从喜悦变为疲惫,从希望变为绝望。她印象最深的,是那天她不请自来,在客厅见到他的一幕。请她进门时,他的微笑如此凄凉,仿佛战败的骑士在弥留之际与公主见最后一面。她一时不慎,像往常一样问他研究的进展。他说失误了,没得出任何成果。他的语气平淡中带着傲慢,意思是他决不掩饰自己的无能,但谁也没有资格鄙视他。他随即收拾了沙发椅旁边厚厚的一叠稿纸,把它们全数扔进了回收箱。

“等一等,”黛安说,“你辛苦了那么久——”

“都是废纸。...

教授,这一套怎么样?

上一篇:科研

购书

三天以后,黛安再次见到了孟教授。黛安先来到他家里,两人再开车去商场。这种安排不顺当。孟教授本想去宿舍接她,她不愿意。他嘱咐自己,黛安不想让室友或者熟人知道他们的关系。他对此没有异议。

父母亲戚除外,黛安的熟人主要有室友和同学。有几位是志趣相投的新网友(从未见过面)。也有两位各奔前程、偶尔联系的老朋友。这些人孟教授都无心结识。

孟教授的熟人主要是同事。他当博士生时的同窗偶尔也和他联系。孟教授对同窗格外礼貌,精心构筑不能见面的托词。每隔几年他找机会看望一下已故妻子的父母。另有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前任女友。这些人当中没有谁黛安有必要认识。但如果不小心碰到,或者黛安有心结识,他...

黛安

上一篇: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

图: @妄想的聚变反应堆 


尽管面相稚嫩,举止也调皮,黛安从小到大都很理智。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能准确判断自己的位置,所以在各种情况下——不论是关于学业还是人际关系——都应对得体。刚上大学时,她和其他同学一样,逃课,聚会,参加各种社团,为考试发愁,也谈过男朋友。第一个学期一切都新鲜,第二个学期就少了狂热。这也在她意料之中。她不时有些新的爱好或者体验。但与别人不同,她从不花过多的精力。她对这些爱好和体验,就像对她的鞋子一样,穿上时慎重选择,必要时也可以换一双。唯有学业不敢马虎。从大二开始,她就有计划地多选了一些课,如今甚至可以提前毕业。她想...

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

上一篇:教授家的午餐

购书

黛安朦胧醒来,习惯性地摸向床头的台灯。两次伸手没碰到,她完全睁开眼睛,这才不无惊奇地发现,不仅台灯,整个房间都变了样。天花板比她熟悉的那个要高,墙壁是另一种颜色。透过淡黄色的窗帘,清晨的微光洒在窗下那张灰蓝色的贵妃椅上。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宿舍,而是在孟教授的卧室;她记起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,每一件都不可思议:他们的午餐、电影、在这间卧室的一幕,以及此后的亲密。仿佛爱丽丝的漫游,黛安想,孟教授书架上也有这本书。从下午到晚上,又到此刻,她一直呆在他家里。她在教授的床上,在他床上过了一夜!

她小心地转过头,想看看情人睡着的模样。但床的另一侧是空的。孟教授不知所踪。这件...

教授家的午餐

上一篇:可否与你共进晚餐?

购书

第二天下午一点,孟教授收拾完了家里,正坐在客厅,门铃响了。当他开门请黛安进来时,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她的着装倒平常——一件剪裁简单的格子连衣裙,一只弯月形的发卡。她进门的姿态不同寻常。昂首挺胸,没有丝毫女生的扭捏;表情也郑重,甚至带点高傲。她精心化的淡妆也从各种角度烘托这个表情。这种体态和表情是一位公主视察骑士的城堡所特有的,它们需要骑士全身心的关注。

骑士也尽了全力。孟教授请黛安进了门,先为家里不整洁道歉(家里再整洁不过了),然后问她可好,是否饿了。认真听了她的回答,他领她进了厨房。那里摆了一张长方桌,围着几把椅子。孟教授把对着窗户的一把椅子从桌下...

可否与你共进晚餐?

上一篇:委员会

购书

小阴谋家!孟教授从黛安的宿舍出来,满心怜爱。刚才他吻过了她,她虽然红着脸腮,却没有忘记抬起头,朝他眨眨眼。那意思是:没法抗拒我的魅力吧,教授。在这位小女生面前,他的学识、阅历、修养、头衔原来不堪一击。她的举止也表明,她对这个吻的理解,和他孟教授的一样。在没有烂醉的状态下,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长吻,那就意味着……他们可不是接吻如同握手的法国人。

孟教授想象着有黛安作伴的时光。C城风景宜人。他们可以一起散步,一起到海边看日落,一起逛公共图书馆。只要她不是购物狂,他也不讨厌那个硕大的购物中心。如果不出门,则可以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听莫扎特的歌剧,或者看雷诺阿(Jean Renoir...

上一篇:传言

孟教授的第一位情人叫黛安。五年前,春天那个学期,她是他课上的一名大三学生。在课堂上,一百多人当中,他已经注意到她了,因为她正属于他喜欢的类型,而且总坐在教室中央同一个位置。黛安学习好,课上偶尔提问也切中关键。但因为如此,她不常去办公室答疑,所以孟教授难得与她交流。整个学期,他都用中世纪的方式,“从远处仰慕她”。从她电子邮件的措辞、见面时的举止,还有不经意的眼神,孟教授知道她不讨厌自己。然后一个学期过去了。孟教授批完试卷(她的成绩是A),忙着安排夏天的行程,几乎要把她抛在脑后了。这时她发过来一封电子邮件,说她碰到了疑难,问他是否有时间见一面,给一点建议。孟教授清理了日程表,在一个...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