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我迷过一阵武侠,父亲很生气,训了几次。但真正拉我上岸的是李茜的一句话,显示她既熟悉男生们钟爱的武侠名家,也清楚这种体裁在有修养的人群中的地位:她说某大师刻画人物、编排情节的功力之深,如果改行搞现实主义肯定成就非凡(“搞”是李茜喜欢的词)。结果我没养成读武侠的习惯,勉强知道几位大师的名字,也没料到会因此碰上麻烦,直到上大学。隔壁宿舍有位武侠迷,除了考前复习(他总是突击几天就行)就从书铺租书看,一摞摞都是我没听过的作者,我还以为他本末倒置。其实他是不挑作者的真书迷,大师的作品初中已经烂熟。某天见他手捧一本“金庸新著”,我没忍住外行的好奇心和表现欲,问:“金庸不是去世了吗,怎么有新著?”像武学宗师发现有人闯了后山禁地,盛怒之下念及是后辈的无心之过,终于不下重手,这位同学挑了一下他的剑眉,从镜片之后射出两缕寒光,抖动着他浓黑的络腮胡,把我拖到走廊的尽头说:“小孟,这话你可别到处说啊,特别是在租书铺,他们听你咒金庸还不得打死你。记住,金庸没死,只是封笔了!”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57 )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