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的课桌上摆着水杯或者文具盒,让轻轻探头进门的晚到者一场空喜;那个提前占座的人,依靠大学的这种古怪风俗,在这个亮堂又近便的教室拥有了一席之地(哪怕只是今晚)心里安稳,动身前和室友多聊了几句,或者半路尾随一位女生,目送她进了俄语系,才缓步折回教学楼,于是来自习比别人都晚。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50 )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