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早来的是李茜。她穿着一件米色的圆领羊毛外套,缀着至今仍然流行的大牛角纽扣,因为天暖,转过门口的石狮子时,她解开了其中的几粒。面对她我的心直跳。几个月不见,她变漂亮了,眉毛修成了完美的弧线,唇膏凸显了嘴唇的轮廓,让它水润诱人。后来,当我对她不再痴迷,能平静地说话,甚至描述自己的感情时,我问过眉毛和唇膏的事。她高中就开始化妆,我只是大学才注意到。像天气转暖时某些花突然开放,我对女同学脸上的淡妆的印象,而不是淡妆本身,在一日之间浮现了。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50 )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