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礼

上一篇:黛安的选择

孟教授说他愿意随着黛安的工作,搬到东海岸。他的确考虑过,发话时也是诚心的。但过后一想,此事有个令他羞辱的麻烦。教授因为所爱的学生换工作,这是有先例的。孟教授的学科有位声名显赫的前辈,当年爱上了自己的博士生,就传出话,说哪个学校愿意聘请他的恋人为助理教授,他就去那里。他最后去了一所长青藤名校。孟教授如果能去一个和目前的系水平相当,而且同样友善的地方,他会毫不犹豫。问题是,有了黛安的工作地点的限制,这样的学校未定能聘用他。当然,也有比目前的系声望稍差的,孟教授自信可以被聘用。可是声望越差,可厌的人和事就越多,他又受不了。因为自己声望不够,不能随性和黛安在一起,这是孟教授细想之后感到羞辱的原因。

孟教授送走了黛安,喝光了剩下的气泡酒,疲惫地躺在沙发上。其实两份工作都挺优厚的,选哪个都不会错。他干吗和黛安吵呢?应该为她高兴……他还考虑过搬到东海岸。黛安只考虑她自己的工作,让他失望。孟教授苦笑:小羊羔还问计算机好还是银行好。不如问挖了他的左眼好,还是右眼好。都是被他宠的……不过,她二十出头,又要毕业,又要定工作,一时想不到,又何必怪她呢?她还是爱他的。

这学期他和黛安都忙。偶尔周末见面。那次吵架之后,他们一直很和气,也不多谈将来。他们找机会游览了海滨的几个镇子,也到附近的沙漠泡过温泉。每次见面都很快活。一晃一个学期过去了。

黛安最后一次去孟教授家,是在二月初。她即将去波士顿那家银行就职,孟教授为她饯行。她出现在门口时,他不敢相信,眼前是一位几个月前曾经哭着抱怨分数的女生。孟教授帮她脱下外衣。她里面穿着一件带小皱褶的白色连衣裙。她的发型和化妆非常精致,表情也显得凝重。

“黛安,你看起来像位新娘子!”孟教授打量着她,掩饰不住惊讶。

“是吗?那么咱们来一场婚礼。”黛安抿嘴一笑。她从客厅的花瓶里抽出薰衣草,作为新娘的花束。

孟教授说真是绝妙的想法,薰衣草又和她的气质相配。

“还有绝顶的婚礼进行曲!”孟教授从影碟堆里,找出歌剧《费加罗的婚礼》,设置好了,朝黛安点点头。

“准备好了?”

踏着进行曲的节奏,他们手挽手在空旷的客厅走了一圈,然后跳了个舞。起先两人都表情肃然。黛安转了个圈,忍不住先笑起来,跌坐在沙发上。孟教授凝神细看,她从来没有这么美。

“我,黛安,接受你,孟教授,作为我的合法丈夫……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。”

“我,孟某某,接受你,黛安,作为我的合法妻子——”

“你可以亲吻新娘了,”黛安打断他说。

孟教授侧过身的时候,黛安伸手揭开了一面并不存在的婚纱。然后孟教授闭上眼睛,吻了她的嘴唇。婚礼结束。两个人都笑了。

“教授,”黛安问,“说真的,你想过娶我吗?”

“只要你愿意,”孟教授说,“原先还嫌婚礼麻烦,现在不了。”

“要是我母亲有意见呢?”

“是啊,年纪不配。十年后,你风华正茂,我头发花白。那时你就后悔了。”

“她才不管年纪呢。她迷信,肯定说你早年丧妻,不吉利。”

“还真是困难重重呢。”

两人沉默了一会儿。黛安问:“教授,你恨我吗?”

“从来没有。为什么?”

孟教授想起了济慈的一句话:我恨的是与你一同微笑的那个世界。他没说出口。

“什么时候去波士顿看我?”

“有空就去——只要你方便。”

“如果我不去波士顿呢?”

孟教授不明白。黛安起身上楼,走进主卧室。孟教授随着她。她扔下薰衣草,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,像往常一样,躺在那张灰蓝色的贵妃椅上。孟教授坐在她身边,等着她说话。

“我不去波士顿,留在家里,做你的新娘。”

孟教授含笑望着她,沉默着。

“只听说学生换工作,好跟随教授;没听说教授换工作——”

“那怎么行,”孟教授打断她说,“你应该成为一个出色的银行家,叱咤风云的总裁。坐在会议室椭圆桌的首位,一张大黑转椅上。一个眼神足以让那些下属——自认为帅气的小伙子——让他们在笔挺的西装里发抖……”

他没法说下去,因为黛安的吻封住了他的嘴唇。

下学期,孟教授的确去波士顿见过黛安。

试读结束购书

评论 ( 36 )
热度 ( 121 )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