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安的选择

上一篇:这个女人不寻常

这次面试之后,黛安又去过几次面试(孟教授没法陪她,因为要教课),接连被两家公司录取了。她想马上告诉孟教授,又怕过分高兴显得孩子气,所以给他发了封短邮件,请他吃饭。她要通报一个小消息,另外想征求一点意见。孟教授反过来请她到家里吃饭。

一进门黛安就发现,孟教授早猜到了是什么消息。他指着她腋下的文件夹说:“这是录取通知?恭喜。”他准备了一顿便饭——海鲜通心粉配意大利气泡酒——聊作庆贺。孟教授没有猜到的,是通知书不止一份。他说真了不得,他很嫉妒。两人吃了饭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孟教授一手拿着气泡酒,一手接过黛安的通知书。他仔细读了一阵。

黛安的直觉是,孟教授对她的面试、工作不感兴趣,虽然他尽力帮忙。这位一向体贴的人,对她的衣服细节上心,对如此大事却不在意。她不明白。黛安被两家公司录取,她竭力掩饰多么高兴。孟教授恰恰相反,似乎在掩饰多么失落。黛安觉得他那句“真了不得,我很嫉妒”不全是玩笑。

孟教授接过那两份通知书时,就叮嘱自己好好读,别装样子。可没想到,读着那些复杂的、充满诱惑的措辞,他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反感,连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。他感觉像个牧羊人,某天突然发现他的小羊羔正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栅栏外的两匹狼。这两匹都是什么毛色,他没心思分辨,但他的痛恨是同等的。

“到底哪一个好呢?”小羊羔发问了。

她还自以为是个猎人,孟教授恨恨地想。他说:

“这要看你的偏爱了。各人的偏爱不同。有人喜欢计算机,有人喜欢银行。”

“看上去都挺有意思,”黛安说,“但我也说不上来。两份工作我都没干过。”

孟教授笑道:“我也不了解——从学校毕业,又进另一所学校教书,一晃十几年了。真是脱离了现实啊。”

这两个公司都不怎么样吗?黛安被泼了一瓢冷水。为什么以前听人提起,都说不错呢,难道我忽略了什么?她审视着孟教授。他微笑着,不时喝一口酒。黛安觉得他在掩饰自己的失望和嫉妒。她想:他知道我在找工作,知道工作很重要,为什么现在这样……

“你问过学校的职业咨询处吗?”孟教授问。

这句话的内容和语气都如此平淡,是教授敷衍学生的范本。黛安觉得她的情人突然变陌生了。她埋怨地瞥了他一眼,意思是:难道你不知道,我收到它们,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?

“我明白了,”黛安说,“你根本不在乎我的工作。它们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。”

孟教授沉默着。黛安继续说:“当然了,你是教授。我的工作在你面前不值一提。可它毕竟是我的工作,我的前途。你为什么不能为我考虑一下?”

孟教授苦笑道:“我的工作,我的研究,你不是也没怎么考虑吗?”

“你知道我不懂你的研究。如果懂,我会的!”

他又怨我不懂他的研究,黛安气呼呼地想。我是电影里的梦露,胸大无脑……她脱口而出:

“你不在乎就算了。可当初你为什么假装感兴趣?你不是最讨厌撒谎吗?我明白了,这些不过是你引诱女生的手段。你是情场老手。祝贺你——”

黛安怕说过头了,半途打住。没想到孟教授笑了。少见黛安这么生气,他觉得她真可爱。他说:

“工作时间、灵活度,还有假期长短都差不多。工作环境我不清楚,估计差别不大。两个都在东海岸……”

敷衍,敷衍,敷衍,黛安想。

“不过有一点不同。这一个工资高,那一个福利好。一般的建议,是看总钱数。可以详细算一下……”

黛安是第一次听孟教授如此郑重地谈钱。两个人在一起,他付钱是多数,也偶尔让黛安出两个小钱,以免她难为情。听到这话,黛安又羞又恼。

“可以详细算一下?”她问。

“嗯哼。”

“除了钱,这两个工作都一无是处了吗?”

孟教授又沉默了。黛安知道他的习惯。他对这些工作如此鄙视,找不出一句可以委婉地反驳,而不对自己撒谎的话,所以沉默了。黛安发火了。

“别人都不值一提,只有你的工作要紧。你做了什么?你改变了世界,你养活了非洲,你征服了外星人?你的儒雅,你的幽默,你的古怪的才学,都用到哪儿了?你的工作,不就是追裙子吗?我是你账本上的第几个单项?我的表现怎么样,能打A吗?你别那么笑着看我。我不是小孩。你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帅。你——”

她越说越气,然后住了口。孟教授想搂住她,亲她,被她甩手推开了。

他叹了口气:“真麻烦啊。请听我解释。”黛安捂住了耳朵,但她显然在听。

“你拿来了两份通知,一份是计算机公司,一份是银行。可是这些纸上的东西之外,还有许多事值得考虑。比如说,哪边的同事更容易相处?你面试之后,不是说过银行的人似乎更友善吗?”

黛安没有说话。孟教授又说:“工作之余呢?”

“工作之余?”

“你不是偶尔听歌剧吗?纽约的歌剧院比波士顿的更好。不过波士顿有个更好的交响乐团。你不是看棒球吗?棒球也有类似的问题,虽然我对它不甚了解。”

黛安继续听着。这些话似乎不全是为了安抚她。

“还有,你的家人、朋友,他们拜访你,是纽约还是波士顿更方便呢?”

“都是大城市,有差别吗?”

“当然有了。比如说,作为你的男朋友,如果迁往波士顿,就得考虑是东北大学还是波士顿大学;如果迁往纽约,就得考虑纽约大学。明年我可以休假研究半年,在你所在的城市感受感受。休假研究,哪怕是去哈佛或者哥伦比亚都容易,因为不归它们付工资……”

黛安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,你愿意随着我的工作,搬到东海岸?”

“你以为我是中国城的牌坊,一步也不能挪?”

“但是你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……你的同事呢?”

孟教授点头:“同事的确都是和气的好人。”他接着冷笑了一声。

“你的朋友呢?”

孟教授又冷笑了一声。

“可是,别太鲁莽了……”

孟教授的脸上没有犹豫。显然,他考虑过这件事,而且话已出口,就能做到。

黛安沉默了一会儿,说:

“对不起。我光顾高兴,没有为你着想。请原谅我。”

她眼里闪着泪,把头靠到他肩上。孟教授打趣说:

“被两大公司录用了,还流眼泪呢。要么你是小孩,要么他们是浑蛋。”

然后他吻了她。他们和好了。

下一篇:婚礼

购书

评论 ( 32 )
热度 ( 75 )
  1. 古云草象牙塔之梦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