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女人不寻常

上一篇: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图: @不三俗 

孟教授的讲座比预想的要好。听众都很礼貌。晚餐也没有那样难堪,虽然聊的都是老话题。他辞别了东道主,回到旅馆。见到黛安,一看脸色,就知道面试很顺利。孟教授为她高兴,问她经历如何,又一起总结了经验。这天便过去了。

第二天,他们按计划逛了旧金山各处。他们漫步在起伏不平的唐人街,光临了一个个紧凑而整洁的店铺。在一家小饰品店,孟教授给黛安买了一只塑料狐狸,可以别在外衣上。

“你选了狐狸,是说我狡猾?”黛安问他。她脸上露出了女人收到首饰时千篇一律的喜悦。看她这么高兴,孟教授有点后悔,应该选贵重些的,比如说戒指或项链。

此后黛安兴致更高了,也从来没有这么调皮。他们路过一家性用品商店。她立刻挂上一副天真的表情,仰头问他:

“教授,这家店不错,咱们逛逛?”

孟教授不看商店,而是瞪了她一眼,那意思是: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


然后他们去了金门桥。桥上行人不多。耳边是汽车声和呼呼风声。初秋,水面的风冰凉,黛安的嘴唇冻得发蓝。孟教授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,两人望着旧金山城站了一会儿。黛安忽然轻声说:

“请从后面抱住我。”

孟教授照办了。黛安扭头吻了他两下,又说:

“请把双手放在我的胸口。”

孟教授一怔。不知黛安要测试他什么。他也不扭头看有没有旁人。既然她不介意,他也不在乎。他照办了。

黛安又吻了他,然后一声尖叫,猛地推开他。

“恭喜你,”她大笑道,“多么完美的教授骚扰学生的图画。”

“黛安!”孟教授又气,又爱,又佩服。这个玩笑他完全没料到。

今天的重头戏是拜访黛安的朋友。关于这位朋友,黛安预先没给多少信息。只说玛苟是位老朋友,黛安一直佩服。她刚通过律师资格考试。黛安又说:

“我告诉她你有博士学位。不过你的专业能否保密?”

这个黛安搞什么鬼花样?孟教授想。他答应了。

“你的朋友肯定不错,我很想见她。”

玛苟是一位接近三十的亚裔姑娘。她的面相不是孟教授最喜欢的类型。但她有一双聪明人的眼睛。在她面前,黛安介绍他为“孟博士,”介绍她为“玛苟”。孟博士和黛安保持着一点距离,类似亲密朋友,但未定是男女朋友。玛苟礼貌地请两人进门。她并不刻意打量孟博士。

“和男朋友过来,也不早说一声。”玛苟埋怨说。

“格里格(玛苟的男朋友)呢,整天忙?”黛安问。

孟博士握起了黛安的手,先适应了当男朋友的氛围。

“他出差去了费城。”

孟博士和玛苟聊了几句。他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。她的性格委婉、幽默,他很喜欢。她对自己的态度则耐人寻味。她似乎很想知道他有哪方面的学识和爱好。既然是黛安的朋友,这种好奇心可以理解。奇怪的是,她并不直接问,而是不露声色,反复试探。他们先谈了黛安的面试。玛苟判断出,孟博士虽然不介意谈它,其实对那个科技公司不感冒。她转了话题。趁着给花盆浇水,她测试了孟博士对植物学的了解。看网上的新闻,她想听他对新医疗保险的高见。帮黛安翻影碟,她探索了孟博士对电影的偏好。孟博士没料到玛苟兴趣如此广泛。这位律师平常都接哪些案子,什么都能聊几句?

聊天之外,玛苟对孟博士嘘寒问暖,其好客远不止一般的东道主。孟博士联想起了自己请黛安吃午饭的情景。他想:我必须察言观色把她防。

“您太客气了,”孟博士说,“我感觉像一个被告,您的客户。”

玛苟抿嘴一笑,表示欣赏孟博士关于她职业的幽默,同时表明,哪怕幽默再对景,她也不屑像女学生那样嘻哈。

“我受不了,”黛安笑了起来,“你们都幽默,听别人幽默又从来不笑。对着打哑谜什么意思。”

孟博士如临大敌。他和玛苟交谈,措辞语气都非常谨慎。他礼貌有加,以示对黛安好友的尊重。但讨论太热烈,他又委婉地转换话题,以示没忘记谁才是自己的女朋友。他的目光不离黛安左右。(她漫不经心地翻看玛苟的那摞电影,不时插句话。)玛苟对孟博士越来越感兴趣。

“孟博士,”玛苟问,“能否举出您同姓的三位著名人物。您自己不算,虽然您肯定有名。”

黛安说:“我知道一位——孟子!”

玛苟和孟博士都夸她。孟博士想了想说:“孟获。”

玛苟又抿嘴微笑。她向黛安解释说,孟博士很谦虚,不敢自比圣人,所以选择了三国时期的蛮夷。

“再来一位?”玛苟问。

孟博士想到了孟郊和孟浩然。他提了后者。前两天他教黛安读过几句孟浩然,她说很欣赏,也许能插句话。

“是顶尖的诗人,”玛苟对黛安说。她轻轻鼓掌,又转头对孟博士说:“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。”

孟博士大吃一惊。李白对孟浩然的仰慕瞬间变得如此轻佻。轻佻之外,他能体会到玛苟的讥讽:孟博士自比孟浩然,她玛苟也能当李白了。他忽然意识到,黛安今天拜访她,不是为了向玛苟炫耀他,而是向他炫耀这位博学、幽默、才思敏捷的玛苟。

“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解释,”黛安说,“我从没见他这么脸红。”

孟博士和玛苟把话题岔开了。孟博士此后一直用黛安能懂的英语。他们在玛苟家里呆了三个小时。玛苟没放过任何机会,和孟博士聊了个海阔天空。最后话题集中在他喜欢的历史、文学、音乐、美术上面。孟博士和玛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虽然他们的喜好不尽相同。黛安说话不多,经常是看他们讨论。她的姿态有点幸灾乐祸,似乎在说:瞧这两位,净说些不着边际的。

“没想到,你有如此博学而含蓄的一位朋友!”孟博士趁玛苟不在,悄悄对黛安说。

黛安打了个哈欠:“很好。不过我们该告辞了。”

玛苟回来后,孟博士和黛安便起身告辞。这个场面挺特别。黛安笑着问玛苟:“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?”

玛苟的表情黯淡极了。再好客的孟尝君,在朋友离开时,也没有如此沮丧。

“我感觉像实验室的豚鼠,”一出门,孟博士就拉住黛安说,“你们在做什么测试?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。”

孟博士催问了两遍。黛安笑着正要回答,忽见玛苟冲出了门。她向孟博士道歉,把黛安拉了回去。孟博士隐约听见两人在半开的门旁边打闹。

“原来他是……你这个鬼灵精,跟你的教授——”

一会儿,玛苟送黛安出来,和他们再次道别。玛苟说:“太怠慢你了,教授。”她诚恳而尊敬,再三为招待不周道歉。然后善意地扫视了这对情人,仿佛在说:为你们祝福。孟教授明白,玛苟是向他们表示,对于他是黛安的教授这件事,她玛苟绝无成见。

进了车门,黛安得意地坦白了:她让玛苟猜猜孟博士的专业。玛苟彻底失败了。

“那她最后怎么知道我是教授?”

“她耍赖,刚才上网查的。”

“所以玛苟知道我既是教授,又是你的男朋友?”

“嗯哼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等于说,你告诉她了,你是我的学生?”

“不,我跟她说,我不是你的学生。”

孟教授皱了眉。他不介意黛安跟别人怎么定义他们的关系,但既然玛苟是她的好友,这事总该先通知他一声。

“这是事实嘛。你不是男朋友时,我是你的学生;你是男朋友时,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。”

“你这个鬼灵精……”

“玛苟的男朋友很爱她,”黛安严肃地说,“他们快结婚了。你少打人家的主意。”

下一篇:黛安的选择

购书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55 )
  1. wwweinierlai象牙塔之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“你这个鬼灵精……” “玛苟的男朋友很爱她,”黛安严肃地说,“他们快结婚了。你少打人家的主意。”
  2. happiness99hopeful象牙塔之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感悟人生,梳理幸福的途径!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