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败了!

上一篇:先贤们

购书

他们谈得很投机。这顿在日本餐馆的午饭,他们按法国人的习惯吃了三个小时。孟教授担心伊莎贝尔错过了她想听的讲座。她说下午没什么特别想听的。或者说已经听过了——好久没听到他刚才那么有趣的一席话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老实说,我还从没对谁说过这些呢。”

看伊莎贝尔没心思去会场,孟教授建议她去海边。

“只在岸边走走,不必打湿脚趾……”

伊莎贝尔说的确诱人。两人于是离开餐馆,去了海边。

时间是十月,海水很凉。多数人躺在沙滩上,或者在码头上散步。也有身着紧身衣的冲浪好手出没在波浪之间。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走上了木板铺成的码头。伊莎贝尔感兴趣地望着海滩、码头两侧的小店铺,还有四周悠闲的人们。

“喜欢这里吗?”孟教授问。

“美极了。”

“但我可以肯定,纳沙泰尔湖边更美。”

“你没有去过,怎么知道呢?”伊莎贝尔笑着问。

“你有科学家的思维方式,”孟教授说,“但我只是个常人。”

两人凭着栏杆站住。伊莎贝尔望着孟教授,等着他解释。孟教授笑而不言。他觉得她的头发被风吹起的样子很迷人。

“捉摸不透,”伊莎贝尔说,“你是个怪人。”

“常人喜欢的,”孟教授问,“是美丽的,还是丑陋的景致?”

“当然是美丽的景致。”

“人们是喜欢自己有的,还是自己没有的?”

“喜欢自己没有的。”

“我有纳沙泰尔湖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但我有这片海滩,”孟教授停顿了一下,“所以比起海滩,我更喜欢纳沙泰尔湖。”

伊莎贝尔吃吃轻笑。

“可是如你所说,常人只能喜欢美丽的景致。所以纳沙泰尔湖肯定比海滩更美了。”

伊莎贝尔大笑:“苏格拉底!”

孟教授说他惭愧,不敢自比希腊的先贤,只是觉得他的口气(或者说柏拉图所记录的他的口气)很有意思,忍不住模仿了一下。他们边走边聊,相互取笑。

“海边这么美,还贪心不足,想要纳沙泰尔湖。”

“你们法国人到处休假,也有美丽的海滩,却以为加州多么神奇。”

“加州多好。天气好,街道整洁,人人都那么轻松,早起跑步——”

“我们应该换着过。”

在码头的尽头,他们靠着栏杆,看了一会儿钓鱼的人们。然后回了旅馆。

在她房门口,伊莎贝尔停下说:“本来应该请你进去看看,喝杯咖啡。可是我房间里有的,你的肯定也有。”

孟教授恳切地说:

“明天能见到你吗?我不知道你的行程,不知道你在这里呆几天……但是跟你说话很开心。”

伊莎贝尔没有回答。孟教授道了晚安,转身离开。她叫住了他。

“什么事?”

伊莎贝尔上前搂住他的脖子,给了他一个长吻,又推开他,带点惭愧说:

“对不起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三天后,孟教授送伊莎贝尔去了机场。他回到旅馆,觉得房间难以忍受,就出门去了那个第一天和伊莎贝尔去过的日本饭馆。他喝了些清酒,不禁想起了《秋刀鱼的滋味》里笠智众独自喝酒的情节。

“战败了!”他挖苦自己说。

下一篇: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54 )
  1. 大师有话说文字小天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