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否与你共进晚餐?

上一篇:委员会

购书

小阴谋家!孟教授从黛安的宿舍出来,满心怜爱。刚才他吻过了她,她虽然红着脸腮,却没有忘记抬起头,朝他眨眨眼。那意思是:没法抗拒我的魅力吧,教授。在这位小女生面前,他的学识、阅历、修养、头衔原来不堪一击。她的举止也表明,她对这个吻的理解,和他孟教授的一样。在没有烂醉的状态下,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长吻,那就意味着……他们可不是接吻如同握手的法国人。

孟教授想象着有黛安作伴的时光。C城风景宜人。他们可以一起散步,一起到海边看日落,一起逛公共图书馆。只要她不是购物狂,他也不讨厌那个硕大的购物中心。如果不出门,则可以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听莫扎特的歌剧,或者看雷诺阿(Jean Renoir)的电影。总之,种种或雅或俗的乐趣,都因为这位可爱的女郎而变得更令人向往了。他夏天的计划全改了。幸亏没多安排那些无关痛痒的讲座和会议。独自旅游,哪怕是去最喜欢的城市,也有点孤单。至于社交应酬,平常他没心思,现在更不用说了。

但他不免担心。像任何恋情一样,所遇的人未必如想象的迷人,所计划的事也未必都能如愿。得有几次约会,摸清对方的底细,关系才能明晰。这些孟教授很清楚。但他想加速这个过程。一来有利于安排夏天的日程。更重要的是,它能避免种种意外,省去无谓的麻烦。比如说,孟教授最怕那些前任或者多任男友。他一分钟也不想浪费在这类肥皂剧上面。如果约会三四次,关系仍没确定,反而陷入这类纠缠,那么夏天就虚度了。

孟教授迫切地想确定关系。为此他决定忍耐几天再联系黛安。经过一番相思,彼此都更急切,见面的光景也更动人。于是,苦捱了五天——这是此刻他所能忍受的不和她见面的极限——他发信给黛安,请她来家里吃晚饭,再看个电影。借口虽老套,却不唐突,因为是在吻她之后。而在两小时的可口晚餐、两小时的浪漫电影之中,只要气氛合适,随时都可以……如果不愿意,她有四个小时可以拒绝。

然而,一看黛安的回信,孟教授就知道自己错了。她说真不巧,她母亲刚来看她。在母亲回去之前她想陪她到各处转转。所以实在抱歉。要不改天吧。孟教授失望极了。他似乎得罪了黛安,而且不清楚具体原因。但他佩服这个借口巧妙。她母亲也许真来了。把含辛茹苦的母亲抛下,跑到教授家里寻欢作乐,不能算上进的好姑娘。即使母亲没来,以孟教授的为人,也不屑打听这种私事。她没说同学过生日等等,让孟教授颇感宽心。因为她知道,一旦他发现是在挑拨他的嫉妒心,她也会丧失对他的吸引力。这样的关系,即使确定了,也没多少乐趣。她不说不愿意,只说改天,说明她也想……孟教授忽然意识到,她说改天,是在惩罚自己。他那封邮件本身没有不妥。她只是恨他,在吻她之后没有尽快联系,让她安心,反而折磨了她整整五天。所以他一旦态度明朗了,她不再猜疑或者悔恨,就大笔一挥,给了他一鞭子。

这就像写论文,孟教授挖苦自己。因为急于发表,直接跳过了综述和背景介绍,也没引用前人的贡献,就炫耀自己的成果。难怪被评委判为大修改。

孟教授被前任学生上了这一课,立刻变谨慎了。他叮嘱自己,在黛安面前,是自己在追求她,而不是相反。他赶快回了信,说她母亲能来真是不错。他介绍了几处本地的去处,包括海滩、餐馆、购物中心等。又说如果能帮忙,比如送母亲大人去机场,他乐意效劳。(他的确乐意。)至于晚餐和电影,不必担心,依她的日程,什么时候都好。他扫花以待。

黛安很快回信了。她感谢他的建议。母亲玩得很好。教授你别开玩笑了。哪能耽误你的时间送她上机场?实际上,她明天一早正要送走母亲。合适的话,中午她可以过来,一起吃午饭。需要她带什么食品或者饮料吗?

孟教授安心了:这顿饭总算有了着落。读完信他又意识到,自己那封邀请信有两处错误。其一,请吃饭,却没问她喜欢吃什么,显然缺乏诚意。其二,晚餐加电影太直露,对她不够体贴。午餐就好多了。如果不成功,女孩冲出屋门,面对的是灿烂的阳光,而不是昏黑的街道。说到底,他被那天的吻冲昏了头脑。黛安即使不恼火,也只怕减少了好感。他赶紧亡羊补牢,回信说午餐正好。不用麻烦她带食品或者饮料。他还指望向她证明,虽然职业是科研,他对烹调也略知一二。他列举了若干食品,随她喜欢哪些。

黛安的回信印证了孟教授的判断。她说样样都好,听着都嘴馋。她巴不得马上尝到教授做的午餐。最后的这句挑逗让孟教授失眠了。小阴谋家!

下一篇:教授家的午餐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64 )
  1. 好人平安象牙塔之梦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