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是为了知识

上一篇:战败了!

购书

孟教授以为黛安对自己的研究没兴趣,也不知道进展如何。但他错了。哪怕他擅长掩饰,照旧奉承黛安,他的欢喜和失望她都能一眼看出。她带着担心和怜悯,看着他的脸色从喜悦变为疲惫,从希望变为绝望。她印象最深的,是那天她不请自来,在客厅见到他的一幕。请她进门时,他的微笑如此凄凉,仿佛战败的骑士在弥留之际与公主见最后一面。她一时不慎,像往常一样问他研究的进展。他说失误了,没得出任何成果。他的语气平淡中带着傲慢,意思是他决不掩饰自己的无能,但谁也没有资格鄙视他。他随即收拾了沙发椅旁边厚厚的一叠稿纸,把它们全数扔进了回收箱。

“等一等,”黛安说,“你辛苦了那么久——”

“都是废纸。...

战败了!

上一篇:先贤们

购书

他们谈得很投机。这顿在日本餐馆的午饭,他们按法国人的习惯吃了三个小时。孟教授担心伊莎贝尔错过了她想听的讲座。她说下午没什么特别想听的。或者说已经听过了——好久没听到他刚才那么有趣的一席话。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老实说,我还从没对谁说过这些呢。”

看伊莎贝尔没心思去会场,孟教授建议她去海边。

“只在岸边走走,不必打湿脚趾……”

伊莎贝尔说的确诱人。两人于是离开餐馆,去了海边。

时间是十月,海水很凉。多数人躺在沙滩上,或者在码头上散步。也有身着紧身衣的冲浪好手出没在波浪之间。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走上了木板铺成的码头。伊莎贝尔感兴趣地望着海滩、码头两侧的小店铺,还有四周悠...

先贤们

上一篇:该用慢镜头的时刻

购书

他们的谈话更轻松了。先是毫无压力地揶揄自己的学科。

“你的会开得怎么样?”孟教授问。

“一般。”

“如果我们是同行,你会按美国的习惯,说‘棒极了’,而不说‘一般’,对吧?”

伊莎贝尔含笑问:“你的呢?”

“棒极了——因为有你的讲座。”

两人都笑了。

孟教授对伊莎贝尔说:“我猜到了你的想法。你奇怪,这位科学家为什么喜欢谈电影,而不是固执地沉默着,给人一种深入思考的印象。”

“我其实在想,”伊莎贝尔说,“自己对科学家的印象,多数源于小时候读过的故事。他是一个满怀好奇的孩子,一个聪明绝顶的魔术师,一个为了理想奉献生命的异教徒。今天正好和你确证一下,...

该用慢镜头的时刻

上一篇:伊莎贝尔

购书

孟教授为伊莎贝尔倒了一些清酒,对她说:

“既然你想听,我就大言不惭了。《秋刀鱼的滋味》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细节之精致,连小津电影里都少见。当然,你喜欢的《东京故事》也极好。你讲座当中提到,笠智众的表情、步态在几个关键场面都非常精到。一个极小的动作蕴含了很深的感情——你不介意我说话太多吧?”

伊莎贝尔说她很感兴趣。“别人总说我是个好听众。”

“我可以补充一点:即使在不关键的场面,他的细节也是出神入化的。你要我举个例子?比如说,笠智众第一次上那家酒馆——就像我们这家——碰到吧台那位可爱的女郎,他的表情你肯定注意到了。那时,女郎有点像他过世的妻子,这件事还没有交代。观...

伊莎贝尔

上一篇:唐璜?

购书

今天的报告人三十出头。她圆脸,栗色头发,有一双大而聪明的眼睛。孟教授觉得她面相可爱,举止又成熟。她讲述小津的艺术,声音轻柔,带点法国式的咬舌,他尤其着迷。不过她的理解不尽与他相同。她仿佛在特意制造新奇的见解,对一些枝节分析过多,几乎忽略了电影最明显的特色。讲座结束后,有听众问了一个串联了若干生僻词句、显得很专业的问题。报告人回答了。然后孟教授也问了个问题。他说既然电影讲的是父亲嫁女儿的故事,为什么那位丈夫从没露面——不仅本片如此,小津的名作《晚春》也是这样处理的。导演难道是说,把女儿随便嫁个人,父亲的责任就了结了?如果那人酗酒,赌博,是色情狂,还有暴力倾向,怎么办?报...

唐璜?

上一篇:秋刀鱼的滋味

购书

最近一两年孟教授追求过许多女人。加上发灰的头发,他已经成了俗话说的老色鬼,虽然自己未必承认。这些恋情当时都很自然:他爱慕、追求一个女人,与她相处一段时间,又因为各种原因疏远或者分手。他不是唐璜,只想把名单加长一些;正如他不像某些同行,往履历里加塞粗劣的论文。他有选择,甚至很苛刻。他自信,他看不上的女人,即使投怀送抱,他也会拒绝。

他追求最多的是这种类型:年轻,聪明,而且说出的话、身上的香水,还有口袋里的钱都不能太多。他所在的地方,出了大学,就是一片缺少这种类型的沙漠。那些目光空洞,脸皮似乎整过容,指甲光亮得像杂志的封面,肩上还挎着夸耀身份的皮包的,他完全没有胃...

秋刀鱼的滋味

上一篇:我像个孕妇

购书

从英国回来,参加了几个委员会的会议之后,孟教授和一个博士生碰了面。他们本来每周见面,因为孟教授出国,错过了一个星期。这次见面,学生汇报了两周的研究进展,谈了他的新想法,也问了许多问题。孟教授觉得他很想毕业,也自认为博士论文不错,只是不知道导师是否欣赏。他迫切地想知道孟教授的意见,孟教授却没法给他,因为还没细读过论文。关于他的新想法,孟教授说挺有意思,但当务之急是写论文。写论文所费时间之多,是沉迷于研究的细节当中的博士生经常没考虑到的。新想法可以放一放。

这位学生一直是个麻烦。他性格高傲,难以调教,几位教授尝试后都敬而远之。因为理论课成绩还好,问孟教授可否接纳。孟...

我像个孕妇

上一篇:教授,这一套怎么样?

购书

孟教授如愿和黛安在一起了。他们每周见面,有时一起吃饭,有时去海边,有时她呆在他的卧室,懒散地读一本他推荐的书。有时她约他去公共图书馆,又躲着不见,任他在层叠的书架之间找她。孟教授越来越离不开黛安了。如果她乐意,他想天天在一起,但她有意保持距离,他也不勉强。

黛安不在身边时,他专注于研究,而且越来越沉浸其中。他吃饭无定时,常常面带菜色飞车赶往他喜欢的餐馆。他喝起咖啡来像巴尔扎克。若不是要见黛安,这位一向整洁的绅士甚至不刮胡子。出门买点必需品,他会忘了向收银员打招呼。

除了研究,他心里只有黛安。进展顺利时,他舒心,想带她去海边;进展不顺时,他孤独,想把头...

教授,这一套怎么样?

上一篇:科研

购书

三天以后,黛安再次见到了孟教授。黛安先来到他家里,两人再开车去商场。这种安排不顺当。孟教授本想去宿舍接她,她不愿意。他嘱咐自己,黛安不想让室友或者熟人知道他们的关系。他对此没有异议。

父母亲戚除外,黛安的熟人主要有室友和同学。有几位是志趣相投的新网友(从未见过面)。也有两位各奔前程、偶尔联系的老朋友。这些人孟教授都无心结识。

孟教授的熟人主要是同事。他当博士生时的同窗偶尔也和他联系。孟教授对同窗格外礼貌,精心构筑不能见面的托词。每隔几年他找机会看望一下已故妻子的父母。另有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前任女友。这些人当中没有谁黛安有必要认识。但如果不小心碰到,或者黛安有心结识,他...

科研

上一篇:黛安

购书

当黛安问孟教授在研究什么的时候,他不愿回答。不是怕黛安不熟悉这个问题。相反,他正是怕黛安听说过,以为他开玩笑。这是本学科一个著名的难题,已经悬疑了五十年。它和孟教授平常做的那些小课题不可同日而语。

孟教授对这个课题一直感兴趣,老早就读过相关的论文。最令他着迷的,是它的论断看似简单,却隐含着贯穿几个领域的思想。但他从没想过啃这块硬骨头。直觉告诉他,问题所属的领域不像他所擅长的(在某些权威眼里,孟教授只能算路人),所以尽管喜欢,也不大可能出成果。就像追求一位天仙,虽然爱慕,也有心无力。

他的态度在上学期有所转变。当时他正厌烦了教课,忽然听说某所一般的大学里,有一位华裔讲...

© 象牙塔之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